中國司法觀察員

中司觀察

英語阿拉伯語簡體中文荷蘭人法國德語印地語意大利日語韓語葡萄牙語俄語西班牙語瑞典希伯來語印度尼西亞越南語泰語土耳其馬來語

中國的網約車司機:不是員工,而是獨立承包商

02年2022月XNUMX日,星期日
分類: 透視
責任編輯: 袁燕超袁燕超

頭像

關鍵亮點

  • 根據中國政府於 2021 年 XNUMX 月發布的政策,優步等叫車平台的司機不是僱員,而是獨立承包商。
  • 為了在平台經營者和工人之間取得平衡,該政策還強調平台在某些方面應該像對待員工一樣對待工人。
  • 該政策規定,在用人單位應承擔的義務中,平台已免徵社會保險費,但其他義務,如保障最低工資、休息權等,仍由平台承擔。

18 年 2021 月 XNUMX 日,中國政府宣布了一項政策,正式確認優步等網約車平台的司機不是僱員,而是獨立承包商。

但是,該政策也強調平台在某些方面應該像對待員工一樣對待工人。

該政策的題目是《關於保護新型就業形式下職工權益的指導意見》(《指導意見》, 關於維護新生活模式勞動者勞動權益的指導意見),於 16 年 2021 月 XNUMX 日經中國國務院批准。

《指導意見》力求在平台經營者和勞動者之間取得平衡。

一、指導意見的背景

在中國,以前像優步這樣的叫車平台不被承認為雇主。 此類平台上的工人數量極其龐大,並且受到平台的嚴格管理。

這引起了公眾的不滿。

在中國,此類問題主要出現在兩個方面。

一個是交通共享平台,在這個平台下,司機和乘客通過拼車服務等連接起來。 其中,中國最大的平台是滴滴,它於 2021 年 XNUMX 月初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此外,還有幾個平台提供類似的服務,包括叫車服務和貨運服務。

另一個是外賣平台,讓外賣員連接餐廳和顧客。 中國最大的此類平台是美團,它於 2018 年在香港聯交所上市。美團和阿里巴巴的外賣平台餓了麼壟斷了外賣市場。

根據本 新聞,僅護欄平台的司機人數就達到了3.51萬人,而食品配送平台的外賣人員人數就達到了7.7萬人。 這意味著在中國,這兩種平台上有超過11萬工人。

此外,作為 統計 中國國家信息中心提供的數據顯示,中國各類共享經濟平台從業人員已達84萬人。

然而,長期以來,此類平台並未與這些工人簽訂勞動合同,也不承認工人是他們的僱員。

平台以兩種方式與工人合作:

作為兩種方式之一,工人作為獨立承包商與平台建立服務關係,因此平台不是工人的雇主。

另一種方式是通過一種稱為“勞務派遣”的安排。 勞動者與中小型勞務派遣公司簽訂勞動合同,勞務派遣公司與平台簽訂外包服務合同。 平台不直接是用人單位,不用擔心這些勞務派遣公司是否能保障勞動者的合法權益。

對於平台來說,這允許他們不承擔雇主的法律義務。 例如:

首先,他們不承擔雇主的一些費用,例如為工人繳納社會保險費,這將使使用工人的成本至少增加30%。

其次,他們對工人的管理不受勞動法的限制,所以平台對工人的管理非常嚴格。 例如, 平台使用算法 剝削工人的工作時間和佣金率。 

這引發了勞動保護領域對共享經濟平台的廣泛批評。

不過,政策制定者似乎也擔心,讓平台承擔雇主的所有義務,可能會嚴厲打擊其業務運作,導致工作崗位減少,從而可能導致大量失業。

因此,《指導意見》旨在尋求平台與工作者之間的平衡。 一方面,它沒有將平台識別為雇主; 另一方面,也要求平台承擔雇主的部分義務。

二、 指導意見是怎麼說的

1. 工人不是平台的僱員

如果平台與勞動者“不完全符合建立僱傭關係的條件,但平台對勞動者進行勞動管理”的,“平台應當與勞動者簽訂書面協議,合理明確各自的權利和義務”。

因此,平台與工人之間簽訂的文件只是書面協議,而不是“僱傭合同”。

“個人在平台上回復從事經營活動、從事自由職業等活動的,雙方的權利義務應當依照民法進行調整。”

在中國法律中,“民法”不包括“勞動法”,即勞動者與平台之間的關係不受勞動法保護。

該政策承認工人不是平台的僱員,因此平台沒有義務繳納社會保險費,從而為平台節省了大量成本。

2. 職工自行繳納社保,平台無需承擔費用

政府組織職工參加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和基本醫療保險,平台引導職工參加。

“居民保險”而非“職工保險”是指在中國的社會保險制度下,勞動者應當自行繳納社會保險費。

3. 平台確保工人享有最低工資

勞動者雖非平台員工,但平台仍應“向提供正常工作的勞動者及時足額支付不低於當地最低工資標準的報酬,不得無故扣減或拖延支付”。 ”

4、平台保證合理的工作時間 

政府將督促行業“科學確定勞動者的工作量和勞動強度”,督促平台“按規定合理確定休息方式,為法定節假日勞動者支付高於正常勞動者的合理報酬。小時。”

換言之,平台應尊重員工的休息權,並按照用人單位對待員工的方式支付加班費。

5.平台不得使用算法和規則剝削工人

平台在製定算法和規則時,應當徵求工會或者職工代表的意見和建議,並向職工公佈結果。 工會或職工代表也有權隨時要求平台與其協商。 工人有權向平台申訴。

三, 我們的評論

《指導意見》本質上是要求平台和工作者雙方做​​出妥協。

工人放棄要求平台繳納社會保險費的權利,以避免平台承擔此類費用而導致裁員。

在用人單位應承擔的義務中,平台已免繳社會保險費,但其他義務仍由平台履行。

我們還不知道這種妥協是否合理。 但至少,這比以前工人權利根本得不到保障的情況向前邁進了一大步。

 

照片由 丹金 on Unsplash

提供者: 國棟杜杜國棟

另存為PDF

你可能還喜歡

ICDPASO商業調解規則(草案)發布

26 年 2021 月 2020 日,ICDPASO 發布了 ICDPASO 商事調解規則(草案)。 ICDPASO(國際商事糾紛預防與解決組織)是中國於XNUMX年成立的非政府國際組織。

審判制度改革中的中國法院

隨著中國審判制度的重大改革,正在進行的改革將賦予上級法院更大的自由裁量權來決定審理下級法院的一審案件,以確保法官的公正和獨立於地方當局。

中國暫緩起訴:企業合規不起訴再看

2020年以來,最高人民檢察院探索建立企業合規不起訴制度。 2021年XNUMX月,新出台的最高人民檢察院政策文件,在引入第三方監督評估機制的同時,標誌著採取有條件不起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