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司法觀察員

中司觀察

英語阿拉伯語簡體中文荷蘭人法國德語印地語意大利日本韓語葡萄牙語俄語西班牙語瑞典希伯來語印度尼西亞越南語泰語土耳其馬來語

應對中國訴訟爆炸:2021年民事訴訟法修正案

20年2022月XNUMX日,星期日
分類: 透視
責任編輯: 黃帥黃帥

頭像

關鍵要點:

  • 為應對訴訟爆炸的挑戰,中國於 2019 年啟動了為期兩年的試點,在此基礎上,已經測試驗證的解決方案現已在《刑事訴訟法》修正案中得到體現。
  • 為應對訴訟爆炸式增長節約司法資源需求,中國新修訂的《民事訴訟法》旨在通過推廣在線訴訟、支持調解等方式減少案件量、簡化訴訟程序。
  • 通過對調解(和解)協議司法確認的修改,中方全力支持調解工作。 儘管如此,這是否適用於跨境和解協議仍有待觀察。 

2021 年 1991 月,中國修訂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CPL)。 這是自 XNUMX 年 CPL 頒布以來的第四次修訂。

新修訂的《民事訴訟法》旨在通過推進網上訴訟、擴大獨任審判適用範圍、支持調解、減少二審案件數量等方式,減少案件量,簡化訴訟程序。

這些措施也將提高跨境民事案件的司法效率。 

一、為什麼要修改CPL?

此次修訂是出於節省司法資源以應對訴訟爆炸式增長的需要。

我們剛剛在之前的帖子中討論了中國法院的訴訟爆炸“細看2021年中國訴訟大爆發”。 在此之前,我們還提到了 訴訟爆炸 在中國幾次。 

過去十年,中國法院一直受到訴訟爆炸的困擾。 為解決這一問題,全國人大授權最高人民法院於305年在全國2019個地方法院開展為期兩年的試點。

試點的關鍵詞是“簡化”和“分流”。

(一)簡化:通過簡化每個案件的程序,減少每個案件使用的司法資源。

(2)分流:通過仲裁或調解而不是訴訟解決更多案件來減少法院的案件量。

到 2021 年,為期兩年的試點項目結束。 在試點計劃中經過測試和驗證的解決方案在 CPL 的修正案中得到了展示。

需要注意的是,在最高人民法院何帆法官看來,此次修改民事訴訟法反映了中國立法的一條路徑。

第一步:最高人民法院、國務院等有關部門製定試點方案草案。

第二步:全國人大立法機關授權有關部門在特定地區開展試點;

第三步:相關地方部門開展試點;

第四步:立法機關根據試點結果修改或製定法律。

二、 CPL是如何修改的?

1.網上訴訟正式成為民事訴訟的一部分,節省訴訟費用

根據修改後的民事訴訟法,經當事人同意,民事訴訟可以在網上進行。 線上訴訟與線下訴訟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流程服務也可以通過電子方式在線完成。 

我們認為,未來網絡訴訟可能會成為中國法院的主要甚至默認訴訟方式,而線下訴訟則作為補充,以滿足特定場景或個性化需求。

2.擴大獨任法官審判的適用範圍,充分利用法官的工作量

任何程序的案件,包括簡易程序、普通程序和二審案件,都可以由獨任法官審理。

以前,在中國,只有簡易程序的案件可以由獨任法官審理,而普通程序的案件和所有二審案件都必須由三到七名法官組成的合議庭審理。

在最高人民法院看來,與多位法官合議庭相比,獨任法官審判可以提高法官的工作效率。

今後,除複雜或有影響的案件外,大部分案件將由獨任法官審理。

3.確定小額索賠不可上訴,以減少二審法院的案件量

小額索賠案件應當一審終審。 因此,當事人不得提出上訴。 小額索賠案件是爭議金額低於當地僱員平均年薪50%的案件。

在此之前,中國的民事案件都是二審終審判決,當事人可以上訴一次。

這是中國試行等級制度的一次重大變革。

4、全面支持調解,減輕訴訟負擔

當事人達成調解協議後,可以向法院申請司法確認,使調解協議具有法律效力。

當事人住所地、標的物所在地、調解組織所在地或者邀請調解組織進行調解的法院應當受理。

此前,當事人只能向調解組織所在地法院申請確認調解協議。

該修正案使當事人更容易找到有管轄權的法院。 當事人越方便調解,進入訴訟的案件就越少。

三, 我們的評論

此次修訂可能會提高中國法院審理跨境民事訴訟的效率。

1. 網上訴訟為境外當事人提供便利

中國法院網絡訴訟的普及有助於境外當事人通過互聯網參與中國訴訟。

此前,很多海外人士可能不願來華旅遊,或因疫情等原因無法來華。 在線訴訟為他們提供了一個值得考慮的替代方案。

2. 和解協議確認是否適用於跨境調解

如果雙方在中國境外達成和解協議,比如在 JAMS 的幫助下,該調解協議能否得到法院的司法確認?

此前,答案是否定的。 這是因為只有調解機構所在的法院才能受理該申請,而JAMS等境外調解機構不在中國境內。

現在,當事人住所地法院和標的物所在地法院也可以受理該申請。 

這是否意味著中國法院對海外和解協議持開放態度?  

好吧,現在下結論還為時過早。 關鍵在於JAMS等境外調解組織能否歸類為《民事訴訟法》下的“依法設立的調解組織”。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麼跨境和解協議可以通過司法確認,從而保證了其可執行性。 換言之,雖然中國尚未批准《新加坡調解公約》,但跨境和解協議經司法確認後,可作為法院判決執行。

3. 跨境訴訟能更快嗎?

在審理跨境案件時,中國法院不受《民事訴訟法》的時限限制,這可能是由於大多數中國地方法院在審理此類案件方面經驗不足,需要更多時間。 這也使得當事人無法預測跨境訴訟的持續時間。

但是,如果修改後的《刑事訴訟法》重視效率,這種趨勢是否會導致地方法院更快地審理跨境案件? 讓我們拭目以待。

 

 

Photo by 艾琳·弗 on Unsplash

提供者: 國棟杜杜國棟 , 夢雨餘萌

另存為PDF

你可能還喜歡

ICDPASO商業調解規則(草案)發布

26 年 2021 月 2020 日,ICDPASO 發布了 ICDPASO 商事調解規則(草案)。 ICDPASO(國際商事糾紛預防與解決組織)是中國於XNUMX年成立的非政府國際組織。